水番一陈

HistoricalPics:

Tony Futura,住在柏林的数字艺术家,他的超现实主义作品对现代西方生活的物质主义和流行文化进行了有趣的嘲讽,当然,也不是极其刻薄。

Chicool极酷:

人间最难忘的莫过于那一片花海-2

每年七月意大利维托尔山脚的花海,仿佛梦幻一样,铺满了大地!

HistoricalPics:

新西兰三位艺术家,Jamie Harkins,Constanza Nightingale和David Rendu在海滩上创作了一些视觉错觉的绘画。

HistoricalPics:

“外面的世界跟我给你的世界一样虚假,有一样的谎言,一样的欺诈。”
—— 但他还是选择了自由。
- 1998年6月,《楚门的世界》上映,至今20年了;
- 楚门活到30岁才发现自己活在一个真人秀的世界中。在犹豫走出还是留下的时刻,制片人对他说了上述一段话。

工画師莲羊:

关于“艺术”和“商业”

专门抽了一周,回央美的百年校,看看十年没见的老同学,看看学弟妹们的毕业作品。

到了学校后,才知道“偷学”岩彩的学弟妹们那么多。从早上十点被学妹接到了国画系,到晚上七点,陆续来了好几波国画、壁画以及莲子羹的同学,一直有问不完的问题。他们对岩彩充满好奇,即便老师没有教,他们也会通过各种途径去学习。

其中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毕业以后怎么靠画活下去的问题。这是每个学生,即便是央美的学生都很焦虑的问题。

每当他们问学校问自己的导师如何去经营自己如何去销售自己作品的时候,对方简单粗暴的丢来一句“不要商业化”……

我问学弟妹们为什么你们现在这么小就开始反思、开始困惑?他们说因为有互联网,看得见别人在干什么,别人怎么在活。

美院,是在教学生们修仙;毕业,就是大家掉落凡间的一刻。为了躲避凡间俗世,大家继续读博,希望留校,继续留在这安稳的仙境里………

老一代,靠全国美展、靠画院、靠国家历史题材等途径,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年轻一代的艺术之路,也许老先生们也不知道怎么给你指路,造就了一个个吃着麦当劳坐着地铁听着当代音乐还画着“文人画”的孩子。

将自己的作品,找到最合适的渠道和手法变现成价值,这是这个时代每个画家的必修课。走拍卖、走画廊、作为小说或游戏封面、在几十亿人里找到愿意为自己作品买单的人………路有千千万万条,没人教就自己学习吧。

每年几十万的美术从业人员毕业进入社会,除了变强、熟悉社会规则,没有更好的方法帮大家活下去。


本帖作品来自央美毕业展的拍摄。

灵感视窗:

摄影师陶羽:

探索北意大利山区(2/3)

第一组(1/3)有各地的详细介绍,链接在这里:http://pm-photography-london.lofter.com/post/1cc5a22d_cafd244

总体路线归纳一下是Venice-Carezza-Vajolet Towers-Seceda-Santa Maddalena-Tofane-Lago di Missurina-Dürrensee-Lago Antorno-Paterno Kofel。一路上风景、惊喜不断,这里继续上图。

图一拍摄于Paterno Kofel登山路程中,自己出个镜,但是因为没背三脚架所以取景有点偏差,站在悬崖最边上的感觉变得非常非常薄弱。。。

图三拍摄于Lago di Missurina,一个很大而且难得平静下来的高山湖。图四拍摄于Dürrensee,水非常浅,水下是白色沙土。图六拍摄于Lago Antorno,正好是落叶季节,所以湖面并不是整齐。这两处湖水皆为静水,Dürrensee在日出时山体会被照亮,Lago Antorno则适合拍摄日落。

图十还是Paterno Kofel,一路上感觉北意大利的居民是非常虔诚的,路上会常遇到大小神庙,连海拔3000米的高峰上也建有迷你教堂。Paterno Kofel比较容易登上,路上还看到背着几个月大婴儿登山的夫妇,真是佩服欧洲人的hiking精神。

剩下图均为途中所拍。后面想起细节会再进行补充。意大利第三组还有很多图没修出来,更新会稍微慢一点。感谢关注我的博客!

HistoricalPics:

拉斐尔的门徒,朱利奥·罗马诺(1499年-1546年),恢宏的天顶画。

HistoricalPics:

以色列,特拉维夫,如同启示录般的黄昏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