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番一陈

JUN:

「Miss you」


每一个星球都是一个故事

我在故事里想你 

永远是现在进行时



————分割线————

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终于把这一套太阳系主题画齐了

喜欢璀璨星河 浩瀚宇宙

这一系列是结束 亦是开始

每一张之前都放过单图 喜欢可以往前翻w

Rofix:

又是两个小时的白天,接下来又是夜生活。在巨大的核战争之后,对立的国家在朋森两极挖了深井在地下生存。两极的文明在构建自己的地下王国时也在朝周边经过的货船售卖已经无法居住的土地。这些被核废料污染的土质在银河边缘地区还有着引力季风闸的作用。就这样几个世纪过去,外围的星球都被挖空了,也使得星球引力减小,方便更加深入挖掘地道。就这样,两个敌对文明最终在地核相遇,他们在地核失重区进行了几次战役后就言和了,维持这个圆柱形体成了共同的目标。垂直的列车开始运送隧道里的人们,不同层次的人可以享受到不同的重力。如今已如夜市般热闹。

Rofix:

他们明白,如果人们不迁徙出去,这颗星球迟早会将所有人拉入黑暗的深渊。人们总想着未来有漫长的时间,等待航天技术耐心的发展,把星际旅行看作理所当然。但可惜啊,直到最后,人们从忙碌的生计中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灭绝边缘,科技也只造的了一些相互威胁的核弹,面对天空却犹如孤岛上的野蛮人面对大海一样无助。最后,他们挑选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和角度,放上所有的核弹。引爆之时,星球将化作数万颗小行星,其中16%的碎片将成为彗星往希隽方向飞去。他们希望这些彗星上携带的有机物可以在那里生根发芽,让一切重新开始。

Rofix:

看似图书馆的宽敞楼层,苍白的阳光透过高窗照在一群伫立在原地的格离人身上。又少些人坐在座椅上,在面前刷刷的书写。有人不停踱步,手放在空中比划着不停。同伴告诉我,格离人无法多线程思考,他们的大脑在一个时间只能用于一个事情上,如果被打断或者切换别的任务,之前的思绪就完全丢失了。而这座楼叫冥思堂,所有有执念无法放弃当前思维的人都会住进这里。他们有数学家不肯断下思路,有作家一鼓作气将故事完成,也有多情者念念不忘刹那的邂逅。一旦稍有转念,就只能从零散的笔记中寻找自己的初衷,再无头绪。而我的向导,当下如此热忱地给我介绍当地人文,但游览结束后,他可能就再也认不出我

我来找你玩呀

好多海豹:

我喜欢偷偷藏在在角落,这样谁也找不到我!当然,他们本来就没想找我......

白茶 吾皇:

大家好,我是白茶。


和大家一样,最近被山争大叔的《我不是药神》圈了粉。


实际上从《春光灿烂猪八戒》开始,我就是陶虹老师的粉丝……不好意思口误……是山争大叔(徐峥老师)的粉丝。


再到后来《李卫当官》时,就觉得我山争大叔实在了不得。


再再后来,偶然在网上看到,我山争大叔客观公正评价X立波的表演水平时,我心里就认定了,山争大叔不是一般人。


后来《泰囧》《港囧》的火热程度,就不用提了。如今《我不是药神》的口碑,大家也有目共睹,这部片子优秀在哪里,动人在哪里,大家去网上搜,各种角度的解读也是应有尽有。



作为一个铲屎官,我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主要是想画几张吾皇巴扎黑的药神cos图送大家。



不用多说,懂的人自然懂。



··················································








··················································






··················································






··················································






··················································






··················································




要怎么说呢。


我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在阿里影业和淘票票那边朋友的引荐下,我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徐峥老师。


并有幸参加了《我不是药神》的首映礼。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激动……




抛一张图给你们👇🏻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

绕了这么久终于炫耀出来了……



好了好了,不多说了。



感谢文牧野导演,徐峥老师,宁浩老师,为中国影迷呈现出这样一部好剧。


感谢阿里影业和淘票票各位老师完成我见偶像的梦想。




祝《我不是药神》大麦


祝明天

一切都会更好。


Rofix:

沃未人知道,自己和机器的区别在于人可以自由的思考,最狂野的想象和最温情的诗律,都需要人的精神来产生。但可惜的是,人的大脑有很大资源用于记忆,储存这些我们无法忽视的每日所见,以及恼人的干扰情绪。如果人可把记忆的负荷存在云端,随时调取,就可以将百分之百的大脑运算全都放在创意上。沃未人将微型服务器绑定在空气草里,让它们漂浮在空气中,无数个空气草构成了巨大的网路,随时将半径范围内的记忆上传备份,并且在任何角落都能获取。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自己是谁,他们仿佛过着数十亿人的生命,各自写下的文章仿佛都是一部巨著的其中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