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番一陈

Rofix:

沃未人知道,自己和机器的区别在于人可以自由的思考,最狂野的想象和最温情的诗律,都需要人的精神来产生。但可惜的是,人的大脑有很大资源用于记忆,储存这些我们无法忽视的每日所见,以及恼人的干扰情绪。如果人可把记忆的负荷存在云端,随时调取,就可以将百分之百的大脑运算全都放在创意上。沃未人将微型服务器绑定在空气草里,让它们漂浮在空气中,无数个空气草构成了巨大的网路,随时将半径范围内的记忆上传备份,并且在任何角落都能获取。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自己是谁,他们仿佛过着数十亿人的生命,各自写下的文章仿佛都是一部巨著的其中一章。

Rofix:

沉睡到海底,找到最初的色彩。桃红色的引力域吸引着水蓝色的氧气域,盘旋在一起。就像所有西未芙尔的色带,它们有着不同的物理特性,彼此互不相融,像油画颜料一样在清水中互相盘旋,碰撞,最终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每个人的进入或逃离,都会让世界的色带发生变化,带走了一些引力,带进了一些阻力。小世界就不再一样。但当你站在时间旁边,静静观察西未芙尔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又一个的生命迁徙,造就了细微的波动,让新的小世界得以产生。它们越长越大,最终成为新的故乡。游动啊,混合啊。让生命在这色彩里呼吸流淌。

Rofix:

想必你也听过乌瀑,世界尽头的无限瀑布。从第一批鱼群诞生到文明在水中孵化,对所有的生命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个不停坠落的垂直瀑布。世界是竖的,思想家们总是惶惶不可终日,认为总有一天世界会触及到谷底,所有人粉身碎骨。也有宗教讲述生命的源头,整个瀑布的起始。直到有一天,一个勇敢的乌瀑人加速的游动,让自己加速下落,直到十年后,他又回到了原地。那时他向人宣布,世界是圆的。人们嘲笑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生命只是从未逃离的循环。

Rofix:

停靠在谜跃的一颗彗星撞击坑前正要离开时,我听到了一颗石头的抱怨。“绝望,生活充满着绝望。”我蹲下来,看着这颗破碎疲倦的石块,他没有五官,却能发出声音。“几十年前,这颗携带灵基基因的彗星和这颗行星相撞,反应出的物质让所有被滴溅到的物体都拥有了意识。我突然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但我只能躺在这里,我动不了,我学会了用岩页摩擦来发出声音,但没有人倾听。我为什么存在,我只是一颗石头。但我不想死,因为没有石头有我这样的运气……或者悲哀。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我拿起了它,正好适合我的掌心,“其实我们没有那么不同,”我说,“想来看宇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