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番一陈

Rofix:

加尔登湖依旧寒冷,但沃祖人还是一动不动的守在湖畔,等待着新词的诞生。在广阔的宇宙文明中,语言最终的遇到了瓶颈。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体验的丰富,任何原生语言都变得充满歧义,或者臃肿杂碎。要知道安托利人的一句寒暄都要说上十分钟,语言极大的阻碍了社会的效率。而沃祖人通过菌类的共生链接和排异性,自然生长出了一种自洽的语素文字,它们在湖底时就开始生长,通过生物激素信号来控制节点的分散,直到这个新词成熟,浮出水面。

A_Duonisi&Gl:

阿多尼斯的观礼&

【希罗尼穆斯·波希作品包235幅】尼德兰北方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最独具特色的画家,其多数的画作多在描绘罪恶与人类道德的沉沦。波希以恶魔、半人半兽甚至是机械的形象来表现人的邪恶,以善于表现地狱,妖魔鬼怪为名,作品经常充满了神秘和的怪诞想像。
在波希的绘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妖魔鬼怪,荒诞离奇的组合,灾难四起的恐怖景象以及人类的种种罪恶。
他的图画复杂,有高度的原创性、想像力,并大量使用各式的象征与符号,其中有些甚至在他的时代中也非常晦涩,他那充满着奇思怪想的画面像迷一样难解。直到20世纪超现实主义运动横空出世,波希的画才重新引起了学术界的兴趣。他画面中的那些奇异梦幻和超现实主义者追求的无意识与梦境,深刻影响了达利、恩斯特、马格利特、米罗等超现实主义绘画大师,波希被认为是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的启发者。

        波希从传统的哥特式雕塑中、中世纪动物故事插图、色彩抄本和中世纪的宝石古钱币中吸收有意思的形象,同时还借用占星术来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

HistoricalPics:

拜占庭帝国于15世纪中期沦陷,这个自称为罗马的帝国在1000年中,造就了强大恢宏的文化,城市和建筑。法国插画家Antoine Helbert对这段历史非常迷恋,他细节丰富的作品,带你去往十五世纪前的君士坦丁堡。

Rofix:

又是两个小时的白天,接下来又是夜生活。在巨大的核战争之后,对立的国家在朋森两极挖了深井在地下生存。两极的文明在构建自己的地下王国时也在朝周边经过的货船售卖已经无法居住的土地。这些被核废料污染的土质在银河边缘地区还有着引力季风闸的作用。就这样几个世纪过去,外围的星球都被挖空了,也使得星球引力减小,方便更加深入挖掘地道。就这样,两个敌对文明最终在地核相遇,他们在地核失重区进行了几次战役后就言和了,维持这个圆柱形体成了共同的目标。垂直的列车开始运送隧道里的人们,不同层次的人可以享受到不同的重力。如今已如夜市般热闹。

核桃蛋的博物馆:

1832 山洪中的雄鹿与猎鹿犬 泰特不列颠美术馆藏

1832/Deer and Deer Hounes in a Mountain Torent/Tate Britain

作者Edwin·Landseer 展示了苏格兰高地红鹿的生活片段 雄鹿被两只猎犬困于岩石之中 一侧的耳朵已经被猎犬咬住 雄鹿向上的凝视表达了内心的痛苦 仿佛一个注定失败的人 作者在潜意识中表现了殉道者对天堂的渴求和现实的迫害 

Rofix:

他们明白,如果人们不迁徙出去,这颗星球迟早会将所有人拉入黑暗的深渊。人们总想着未来有漫长的时间,等待航天技术耐心的发展,把星际旅行看作理所当然。但可惜啊,直到最后,人们从忙碌的生计中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在灭绝边缘,科技也只造的了一些相互威胁的核弹,面对天空却犹如孤岛上的野蛮人面对大海一样无助。最后,他们挑选了一个合适的位置和角度,放上所有的核弹。引爆之时,星球将化作数万颗小行星,其中16%的碎片将成为彗星往希隽方向飞去。他们希望这些彗星上携带的有机物可以在那里生根发芽,让一切重新开始。

Rofix:

看似图书馆的宽敞楼层,苍白的阳光透过高窗照在一群伫立在原地的格离人身上。又少些人坐在座椅上,在面前刷刷的书写。有人不停踱步,手放在空中比划着不停。同伴告诉我,格离人无法多线程思考,他们的大脑在一个时间只能用于一个事情上,如果被打断或者切换别的任务,之前的思绪就完全丢失了。而这座楼叫冥思堂,所有有执念无法放弃当前思维的人都会住进这里。他们有数学家不肯断下思路,有作家一鼓作气将故事完成,也有多情者念念不忘刹那的邂逅。一旦稍有转念,就只能从零散的笔记中寻找自己的初衷,再无头绪。而我的向导,当下如此热忱地给我介绍当地人文,但游览结束后,他可能就再也认不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