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番一陈

白茶 吾皇:

大家好,我是白茶。


和大家一样,最近被山争大叔的《我不是药神》圈了粉。


实际上从《春光灿烂猪八戒》开始,我就是陶虹老师的粉丝……不好意思口误……是山争大叔(徐峥老师)的粉丝。


再到后来《李卫当官》时,就觉得我山争大叔实在了不得。


再再后来,偶然在网上看到,我山争大叔客观公正评价X立波的表演水平时,我心里就认定了,山争大叔不是一般人。


后来《泰囧》《港囧》的火热程度,就不用提了。如今《我不是药神》的口碑,大家也有目共睹,这部片子优秀在哪里,动人在哪里,大家去网上搜,各种角度的解读也是应有尽有。



作为一个铲屎官,我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主要是想画几张吾皇巴扎黑的药神cos图送大家。



不用多说,懂的人自然懂。



··················································








··················································






··················································






··················································






··················································






··················································




要怎么说呢。


我觉得自己是个非常幸运的人,在阿里影业和淘票票那边朋友的引荐下,我见到了自己的偶像—— 徐峥老师。


并有幸参加了《我不是药神》的首映礼。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点激动……




抛一张图给你们👇🏻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

绕了这么久终于炫耀出来了……



好了好了,不多说了。



感谢文牧野导演,徐峥老师,宁浩老师,为中国影迷呈现出这样一部好剧。


感谢阿里影业和淘票票各位老师完成我见偶像的梦想。




祝《我不是药神》大麦


祝明天

一切都会更好。


Rofix:

沃未人知道,自己和机器的区别在于人可以自由的思考,最狂野的想象和最温情的诗律,都需要人的精神来产生。但可惜的是,人的大脑有很大资源用于记忆,储存这些我们无法忽视的每日所见,以及恼人的干扰情绪。如果人可把记忆的负荷存在云端,随时调取,就可以将百分之百的大脑运算全都放在创意上。沃未人将微型服务器绑定在空气草里,让它们漂浮在空气中,无数个空气草构成了巨大的网路,随时将半径范围内的记忆上传备份,并且在任何角落都能获取。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自己是谁,他们仿佛过着数十亿人的生命,各自写下的文章仿佛都是一部巨著的其中一章。

Rofix:

沉睡到海底,找到最初的色彩。桃红色的引力域吸引着水蓝色的氧气域,盘旋在一起。就像所有西未芙尔的色带,它们有着不同的物理特性,彼此互不相融,像油画颜料一样在清水中互相盘旋,碰撞,最终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每个人的进入或逃离,都会让世界的色带发生变化,带走了一些引力,带进了一些阻力。小世界就不再一样。但当你站在时间旁边,静静观察西未芙尔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又一个的生命迁徙,造就了细微的波动,让新的小世界得以产生。它们越长越大,最终成为新的故乡。游动啊,混合啊。让生命在这色彩里呼吸流淌。

工画師莲羊:

关于“艺术”和“商业”

专门抽了一周,回央美的百年校,看看十年没见的老同学,看看学弟妹们的毕业作品。

到了学校后,才知道“偷学”岩彩的学弟妹们那么多。从早上十点被学妹接到了国画系,到晚上七点,陆续来了好几波国画、壁画以及莲子羹的同学,一直有问不完的问题。他们对岩彩充满好奇,即便老师没有教,他们也会通过各种途径去学习。

其中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毕业以后怎么靠画活下去的问题。这是每个学生,即便是央美的学生都很焦虑的问题。

每当他们问学校问自己的导师如何去经营自己如何去销售自己作品的时候,对方简单粗暴的丢来一句“不要商业化”……

我问学弟妹们为什么你们现在这么小就开始反思、开始困惑?他们说因为有互联网,看得见别人在干什么,别人怎么在活。

美院,是在教学生们修仙;毕业,就是大家掉落凡间的一刻。为了躲避凡间俗世,大家继续读博,希望留校,继续留在这安稳的仙境里………

老一代,靠全国美展、靠画院、靠国家历史题材等途径,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年轻一代的艺术之路,也许老先生们也不知道怎么给你指路,造就了一个个吃着麦当劳坐着地铁听着当代音乐还画着“文人画”的孩子。

将自己的作品,找到最合适的渠道和手法变现成价值,这是这个时代每个画家的必修课。走拍卖、走画廊、作为小说或游戏封面、在几十亿人里找到愿意为自己作品买单的人………路有千千万万条,没人教就自己学习吧。

每年几十万的美术从业人员毕业进入社会,除了变强、熟悉社会规则,没有更好的方法帮大家活下去。


本帖作品来自央美毕业展的拍摄。

HistoricalPics:

拉斐尔的门徒,朱利奥·罗马诺(1499年-1546年),恢宏的天顶画。

Rofix:

欢迎来到虫洞驿站。


我们今天突破了60k的星球旅行者,欢迎你们的加入。前方的旅程会更加精彩,继续成为你每日生活的短暂逃离。现在你可以在你的QQ空间,朋友圈或者其他平台上介绍我的作品,不需要征得我的同意了,只需要你遵守不商用,标注原星球网页链接即可。很多我的读者也都是创作者,有的可能刚刚开始自己的创作生涯,今天我很想和大家普及一下知识共享。


人类是一个孤独的物种,他们是已知的唯一智慧生物,他们没有人引导,也没有参考,只能自己慢慢摸索如何组织社会,解决棘手的问题。一些洞穴人开始在岩壁上作画给周边的伙伴看,随后,语言成熟,人们开始口述故事代代相传,文字出现,人们开始在各种自然物体上刻字,随后是颜料和墨水的出现,蔡伦造纸,人们可以便携的创作。


至此为止,人们还很难复制作品,要想观摩一幅画还得骑马到对方家,看到诗也要誊一份。但是活字印刷被发明了,人们可以原封不动的复制一份写作。到了15世纪的欧洲,古登堡改良了活字印刷,用上了油性墨水,机器更加迅速。到这儿时候,作家才开始担心自己的作品会不会被别人夺走。1710年,英国才有了第一部版权法,保证作者可以在创作28年内拥有版权,这样可以激励作者创作更多的作品。但后来像迪士尼这样的巨头开始想拿自己的作品疯狂赚钱,所以逼着国会逐渐把时限改成作者死后70年。但这样做的坏处也很明显,本来你想写个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只需要到2026年时就不用问JK罗琳许可也能随便写和出版了,但现在你得等她去世70年才能这么做。


然而让人类措手不及的是,当人们逐渐步入互联网社会的时候,版权的问题越来越大,究竟复制粘贴在网络上需不需要授权,分享转载呢?鬼畜呢?下载下来当壁纸呢?如果十万人同时要做这些事,难道要一一问你要授权?如此多的新问题已经无法用原来的规则解决。所以在2001年,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Commons)出现了,从此以后,只要你遵循一定规则,你就可以在不经过作者许可的情况下分享或者改编其作品。Lofter也使用了此协议。如果你用电脑网页版访问你喜欢的Lofter作品,你会在日期的右边看到几个小圆圈,点击就能看到那个作者用的分享要求。那我的星球应用什么规则呢?

你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进行分享和改编如果你

 

  • 明显位置处著名作者和原作网页链接地址

  • 不商用

  • 你新的改编作品也应用同样的共享规则


这片科普文也可以分享或者@身边对版权有困惑的创作者。在这里也祝各位创作愉快!

附: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5/deed.zh
一份普通人可以理解的许可协议概要

Rofix:

想必你也听过乌瀑,世界尽头的无限瀑布。从第一批鱼群诞生到文明在水中孵化,对所有的生命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个不停坠落的垂直瀑布。世界是竖的,思想家们总是惶惶不可终日,认为总有一天世界会触及到谷底,所有人粉身碎骨。也有宗教讲述生命的源头,整个瀑布的起始。直到有一天,一个勇敢的乌瀑人加速的游动,让自己加速下落,直到十年后,他又回到了原地。那时他向人宣布,世界是圆的。人们嘲笑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生命只是从未逃离的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