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番一陈

Rofix:

沃未人知道,自己和机器的区别在于人可以自由的思考,最狂野的想象和最温情的诗律,都需要人的精神来产生。但可惜的是,人的大脑有很大资源用于记忆,储存这些我们无法忽视的每日所见,以及恼人的干扰情绪。如果人可把记忆的负荷存在云端,随时调取,就可以将百分之百的大脑运算全都放在创意上。沃未人将微型服务器绑定在空气草里,让它们漂浮在空气中,无数个空气草构成了巨大的网路,随时将半径范围内的记忆上传备份,并且在任何角落都能获取。久而久之,人们忘记了自己是谁,他们仿佛过着数十亿人的生命,各自写下的文章仿佛都是一部巨著的其中一章。

Rofix:

沉睡到海底,找到最初的色彩。桃红色的引力域吸引着水蓝色的氧气域,盘旋在一起。就像所有西未芙尔的色带,它们有着不同的物理特性,彼此互不相融,像油画颜料一样在清水中互相盘旋,碰撞,最终形成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每个人的进入或逃离,都会让世界的色带发生变化,带走了一些引力,带进了一些阻力。小世界就不再一样。但当你站在时间旁边,静静观察西未芙尔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又一个的生命迁徙,造就了细微的波动,让新的小世界得以产生。它们越长越大,最终成为新的故乡。游动啊,混合啊。让生命在这色彩里呼吸流淌。

Rofix:

欢迎来到虫洞驿站。


我们今天突破了60k的星球旅行者,欢迎你们的加入。前方的旅程会更加精彩,继续成为你每日生活的短暂逃离。现在你可以在你的QQ空间,朋友圈或者其他平台上介绍我的作品,不需要征得我的同意了,只需要你遵守不商用,标注原星球网页链接即可。很多我的读者也都是创作者,有的可能刚刚开始自己的创作生涯,今天我很想和大家普及一下知识共享。


人类是一个孤独的物种,他们是已知的唯一智慧生物,他们没有人引导,也没有参考,只能自己慢慢摸索如何组织社会,解决棘手的问题。一些洞穴人开始在岩壁上作画给周边的伙伴看,随后,语言成熟,人们开始口述故事代代相传,文字出现,人们开始在各种自然物体上刻字,随后是颜料和墨水的出现,蔡伦造纸,人们可以便携的创作。


至此为止,人们还很难复制作品,要想观摩一幅画还得骑马到对方家,看到诗也要誊一份。但是活字印刷被发明了,人们可以原封不动的复制一份写作。到了15世纪的欧洲,古登堡改良了活字印刷,用上了油性墨水,机器更加迅速。到这儿时候,作家才开始担心自己的作品会不会被别人夺走。1710年,英国才有了第一部版权法,保证作者可以在创作28年内拥有版权,这样可以激励作者创作更多的作品。但后来像迪士尼这样的巨头开始想拿自己的作品疯狂赚钱,所以逼着国会逐渐把时限改成作者死后70年。但这样做的坏处也很明显,本来你想写个哈利波特同人小说只需要到2026年时就不用问JK罗琳许可也能随便写和出版了,但现在你得等她去世70年才能这么做。


然而让人类措手不及的是,当人们逐渐步入互联网社会的时候,版权的问题越来越大,究竟复制粘贴在网络上需不需要授权,分享转载呢?鬼畜呢?下载下来当壁纸呢?如果十万人同时要做这些事,难道要一一问你要授权?如此多的新问题已经无法用原来的规则解决。所以在2001年,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Commons)出现了,从此以后,只要你遵循一定规则,你就可以在不经过作者许可的情况下分享或者改编其作品。Lofter也使用了此协议。如果你用电脑网页版访问你喜欢的Lofter作品,你会在日期的右边看到几个小圆圈,点击就能看到那个作者用的分享要求。那我的星球应用什么规则呢?

你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进行分享和改编如果你

 

  • 明显位置处著名作者和原作网页链接地址

  • 不商用

  • 你新的改编作品也应用同样的共享规则


这片科普文也可以分享或者@身边对版权有困惑的创作者。在这里也祝各位创作愉快!

附: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nc-sa/2.5/deed.zh
一份普通人可以理解的许可协议概要

Rofix:

想必你也听过乌瀑,世界尽头的无限瀑布。从第一批鱼群诞生到文明在水中孵化,对所有的生命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个不停坠落的垂直瀑布。世界是竖的,思想家们总是惶惶不可终日,认为总有一天世界会触及到谷底,所有人粉身碎骨。也有宗教讲述生命的源头,整个瀑布的起始。直到有一天,一个勇敢的乌瀑人加速的游动,让自己加速下落,直到十年后,他又回到了原地。那时他向人宣布,世界是圆的。人们嘲笑他,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生命只是从未逃离的循环。

Rofix:

停靠在谜跃的一颗彗星撞击坑前正要离开时,我听到了一颗石头的抱怨。“绝望,生活充满着绝望。”我蹲下来,看着这颗破碎疲倦的石块,他没有五官,却能发出声音。“几十年前,这颗携带灵基基因的彗星和这颗行星相撞,反应出的物质让所有被滴溅到的物体都拥有了意识。我突然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但我只能躺在这里,我动不了,我学会了用岩页摩擦来发出声音,但没有人倾听。我为什么存在,我只是一颗石头。但我不想死,因为没有石头有我这样的运气……或者悲哀。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我拿起了它,正好适合我的掌心,“其实我们没有那么不同,”我说,“想来看宇宙吗。”

HistoricalPics:

扎哈·哈迪德设计,阿塞拜疆,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 扎哈·穆罕默德·哈迪德女爵士,生于伊拉克巴格达,伊拉克裔英国建筑师,后来定居英国。
- 2004年成为首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的女性建筑师。
- 2010年和2011年获得英国建筑的最高荣誉-史特灵奖。